|
27 ~ 34℃ 雷陣雨轉多云 廣州天氣詳情
客房預訂
入住日期:
離店日期:
預訂

酒店位置

酒店位置

新聞中心

酒店表現慘淡:是這屆廣交會不行,還是酒店成了溫水中的青蛙?

發布時間:2019-05-04

“(對于酒店業來說)這是我見過的最差的一屆廣交會。”廣州某外資高星酒店業主Linda一言刺痛了不少廣州酒店的心臟。

廣交會,全稱“中國進出口商品交易會”,創立于1957年,于2007年正式設立進口展,發展至今已成為中國外貿第一促進平臺。在過去的62年里,作為國內規模最大的商貿會展,廣交會不僅是進出口貿易風向標,對廣州本土旅游、酒店業的發展推動也是肉眼可見,成為研究廣州城市旅游發展的一個重要命題。

得益于廣交會,每年春、秋兩季的春節-五一期間、國慶-元旦期間的旅游淡季,優質的商旅客源填補了休閑觀光市場的相對空白。但近些年,廣交會對廣州旅游業,特別是酒店業影響力有所減弱,各類酒店爆滿不再是常態,不少酒店調整了廣交會期間的經營策略:由原先的追求平均房價的提升,變更為追求入住率的提升。

環球旅訊隨機對廣州市內連鎖及單體酒店進行了調查采訪,其中多數酒店業主發出“廣交會一年不如一年”的感慨。而受全球經濟增速放緩、貿易戰、國際型商貿會展增加導致商旅客源分流等因素的影響,如同Linda所言,今年廣交會酒店業的整體經營情況看起來比往年更為慘淡。

但也有酒店行業人士認為,廣交會的輻射力減弱早有預兆,再加上多種住宿業態的崛起,沒有主動對運營策略進行調整的酒店才會受到沖擊,“為什么會成為溫水青蛙”才是酒店應該自省的事情。

這屆廣交會,酒店苦于入住率

今年春季廣交會舉辦時間是從4月中旬直至5月上旬,分三期舉行。在第一期結束之后,環球旅訊對廣州酒店業者進行了一輪數據調查。

調查結果并非想象的樂觀。三成受訪酒店表示,相比去年同期,酒店入住率和平均房價略有下降;即便有過半酒店認為入住率和平均房價有所上漲,也只是“小幅上漲”的狀態。

Linda透露,相比去年同期,本屆廣交會對酒店的整體需求減弱,提前預訂減少,不少酒店都靠廣交會期間當天預訂,“但從4月16-18日公開渠道的數據來看,不少外資高星酒店當天價格調整厲害,各家差異較大,可見大家都苦于入住率。”

不僅是外資高星酒店,希爾頓歡朋位于珠江新城、體育中心的CBD門店,平日入住率可達90%以上,但今年廣交會期間入住率均下跌至85%左右,入住率和平均房價同比去年均有所下降。

東呈國際集團廣東分公司總經理王寅也向環球旅訊表示,被廣交會輻射到的門店整體均價和出租率均略有下滑,同比下跌兩、三個百分點,“但東呈旗下十余家中端酒店的RevPar同比增長大約40元”。

廣州本土的壹隅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目前在廣州擁有15家中端酒店,市場總監黎邦華觀察到,除位于淘金商圈、天河商圈、琶洲商圈等傳統廣交會熱點商圈的酒店外,今年位于越秀區、海珠區、荔灣區等廣州老城區的酒店同比去年出現預訂進度明顯放緩、部分酒店預訂量下滑的跡象。

即便是在4月15-19日旗下廣州區內19家酒店開房率達到100%以上、總體平均房價略有提升,柏高酒店集團總裁王松志仍然在朋友圈感嘆“廣交會一年比一年寡淡,一屆比一屆更難做、更拼內力”。

“這些年廣州各類型酒店想要守著二十年前的做法,坐收廣交會盛況帶來的盆滿缽滿幾乎不可能。”王松志如是說。

廣交會客源變化,會展分流效應顯現

“全球經濟增速放緩”,談及今年廣交會期間經營承壓的原因,無論規模大小,幾乎所有參與調查采訪的酒店都比往常更具全球視野。

廣交會是中國外貿的晴雨表。《21世紀經濟報道》援引廣交會新聞發言人徐兵的發言表示,本屆廣交會采購商到會形勢比較嚴峻,而這個形勢從一些“先行指標”就可以進行預判,其中一個指標就是酒店訂房率。

境外參展商及采購商預訂酒店的變化尤其明顯。江韻大酒店副總經理梁雪簪提及,本屆廣交會境外客的預訂比例僅占10%,而往年高峰時期這一數值可達到30%,同時,預訂行為也有明顯變化,境外客預訂取消率高了,提前一周更改、取消的訂單對比去年多了一半。

江韻大酒店所遭遇的情況不是孤例,希爾頓歡朋珠江新城、體育中心兩家酒店的總經理任俊杰也觀察到本屆廣交會境外客源預訂比例下滑。

境外客減少對酒店而言是一個痛點,而這個痛點的更深處是能夠接受高房價的境外客源減少。王松志表示,“一帶一路”沿線、南美、非洲等國家地區的客源有所增加,但價格敏感度相比歐美客源來說高了不少。

廣交會的官方信息也佐證了柏高酒店的情況。“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企業是本屆廣交會進口展最大參展主體,共有21個“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的383家企業參展,沿線企業占比達到六成。

沒有就境外客源的結構性變化做出及時預警,是酒店在這屆廣交會遭受沖擊的一大原由。此外,也有不少酒店提及,隨著中國經濟發展,國內越來越多城市舉辦大型展會,未來依靠展會提升酒店收益將不再是一個好策略。

特別是王寅提及的今年11月在上海舉行的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以及建筑面積相當于6座“鳥巢”的深圳國際會展中心招商分流,后續將可能對廣交會帶來招商壓力,進一步削弱廣交會對酒店的輻射力。

非標產品入場,酒店競爭調速

廣交會期間,酒店入住率、平均房價情況不容樂觀的另一個客觀因素,是廣州酒店市場的相對飽和,以及更多元業態住宿產品的崛起。

中國飯店協會和上海盈蝶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聯合發布的《中國酒店連鎖發展與投資報告》顯示,將非星級、連鎖經營的住宿業態納入了統計范疇后,截至2018年1月1日,廣州酒店類住宿業家數達到7770家,客房數共計約45萬間。

王松志向環球旅訊總結廣州各類型酒店近年來在廣交會的表現:總體而言,高端酒店的均價下滑,但開房率不會太差,日子還算可以;經濟型酒店或低端酒店基本跟平日相差不多,已經不怎么以廣交會客人為核心消費客群;而中端酒店的產品與服務恰好迎合迭代后的廣交會客群的需求,故在市場中日子總體還算好過。

“但受限于大環境,中端酒店也只是相對好過而已。”王松志補充道,民宿、公寓等非標住宿的成熟,也造成了酒店客源的分流。

“如距離廣交會展館所在的琶洲商圈僅幾公里的客村,”黎邦華舉例說,“同比去年補充了大批公寓住宿,整個商圈競爭更加激烈。相比平均房價漲幅不如去年,加上展會前兩天的陰雨天氣影響,該商圈酒店還出現未滿房的情況。”

王寅也提及,一些“星級”標準酒店式公寓在天河珠江新城一帶開業,對經濟型連鎖品牌的經營帶來壓力。

盡管在廣交會這樣舉辦周期長,可以匹配多人多天住宿需求的公寓產品對參會人群具有一定吸引力,但長、短租產品在運營上、服務上仍有一些短板,比如商旅服務配套的發票、接待、行李寄存、接送機等服務,一般品牌公寓難以提供支持。

寓米公寓運營總監江學華告訴環球旅訊,寓米在廣州23家直營公寓的數據顯示,相比去年同期,入住率和平均房價均略有下滑,究其原因也是公寓產品同質化,沒有形成明顯的差異化競爭,因此自身分店產品也需要迭代更新,通過用戶畫像、配套功能型需求等,做出求同存異的客房產品,以提高差異化競爭力,“公寓倒逼公寓的情況也是有的”。

酒店選擇“先吃飽,再吃好”

面對內外環境改變所帶來的重重挑戰,不少酒店也針對本屆廣交會調整了打法。

王寅坦言,這屆廣交會酒店在收益管理過程面臨的壓力很大,因此所有門店針對本屆交易會的收益管理策略是“先吃飽再吃好”。

“在今年2月底的收益啟動會上,其中最重要的一項收益工作,就是在4月10日各連鎖分店的預訂率完成不低于50%的指標,意在降低廣交會期間的收益風險。當然今年為了追求打底流量也犧牲了部分價格。”王寅說,“在三月初我們召開了廣交會的啟動會議,制定了相關的策略,在高開高走還是低開高走上我們也猶豫了很久。”

據環球旅訊了解,東呈旗下被廣交會輻射到的酒店,早訂早惠活動將覆蓋廣交會三期。Linda的酒店在本屆廣交會一期活動結束后,也均放開了對商務協議客戶的限制,延續早鳥預訂,加大在OTA的促銷。Linda表示,“往年的話,早鳥預訂在3月中旬就停止了”。

本屆廣交會一期結束后,王松志表示,柏高因長期以商務客為核心客源,在市場波動中受影響相對較小,故在本屆廣交會整體經營穩中有升的態勢不會變,目前各酒店預定情況已經相對明朗,但后續兩期各分店仍不會松懈,需根據實際情況自行調整價格、營銷策略。

黎邦華則表示針對壹隅旗下酒店一期的表現,二期將重在價格策略和渠道策略的調整,同時關注往期入住的協議客戶占比、預訂量并做回訪。

也有受訪酒店表示,往年酒店在春交會的經營狀況比秋交會樂觀,今年春交會的整體表現或許能給廣州酒店業提個醒,無論是產品、服務創新,還是市場應變策略轉變和運營效率提升,都需要及時做好預警調整。

但在廣交會之外,大多數酒店認為隨著休閑度假游的興起、大灣區發展規劃的逐步落地,廣州酒店業前景仍然樂觀。

浩華管理顧問公司發布的《2019年上半年中國酒店市場景氣調查報告》顯示,廣州酒店業的景氣指數位居一線城市之首,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廣州新增供給十分有限、會展經濟的發展及高支付力的旅游散客積極增長。

該報告還指出,預期廣深港高鐵開通對于旅游市場的強力促進作用依然延續,而廣州優秀的旅游稟賦及傳統景點的復興也助力了廣州旅游地位的鞏固;在商務市場方面,2019年2月發布的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中,廣州被定位為國家中心城市、國際商貿中心和綜合交通樞紐,南沙被定位為粵港澳全面合作的示范區,利好政策有助廣州塑造新形象,更好地刺激了商務及會議需求發展。

而這些機會能不能真正抓住,就看酒店各自的造化了。